2016年12月19日

亚洲通货紧缩 - 钢铁陷阱

多元卓見,尽在“营商智库”

经济学人 (The Economist)

亚洲生产者价格抬头



过去几年里,炼钢在中国除了又脏又危险以外,还是一个烧钱的好方式。但是近几个月,中国高炉里的火焰开始释放出盈利的温暖光芒。今年钢材价格上涨了近50%,几十年来首次在2015年出现下降的产量现在也在回升。经历了去年100亿美元的损失之后,冶炼厂将强劲复苏。高兴的不仅是钢铁公司,亚洲各央行的官员们也从价格回升中找到了些许安慰:他们认为通货紧缩的威胁可能正在消退。

通货紧缩在亚洲曾被认为是日本特有的现象,但过去五年已在整个地区的工厂中蔓延开来。消费者在商店里看到的价格总体上在不断上涨,尽管态势较之前温和些。而货物出厂时的公司定价则在不断降低。实际上亚洲所有大型经济体,包括韩国、印度、菲律宾、台湾和泰国,都经历了一次次旷日持久的生产者价格下跌。
作为亚洲最大的经济体及通缩漩涡的中心,中国经受了连续54个月的生产者价格下跌。这轮暗淡的衰退终于在九月被打破:得益于钢铁和煤炭行业的复苏,价格比上年同期上涨了0.1%。亚洲其他地方的生产者价格如今也在上升,或者至少比之前下降得更缓慢(见图表)。

这一转变应当会让人松一口气。通货紧缩通常是经济停滞的表征之一。对于公司来说,价格下跌减少了收入,让它们更难偿还债务,因为债务的名义价值是固定的。由于不看好未来的前景,公司也削减了自己的投资,这可能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亚洲开发银行在其2016年的展望中将生产者价格通缩称为该地区“新的破坏分子”。人们乐于看到这一预测是错的。
不过,现在还没人准备宣布胜利。数年前生产者价格也曾有过微升,但又受到中国工业部门新一轮放缓的重创。现在通缩处于低潮,原因之一是相比较的基数低得多。按照过去十年的标准,50美元一桶的油价已经算相对便宜,但这比今年一月的低价位还是高了三分之二。

更让人欣慰的是,生产者价格的上涨的确表现出中国经济的活力。房地产销售的大飞跃点燃了对钢材的需求,一同上涨的还有对铁矿石和煤炭的需求。这一热潮有部分显然是投机行为——投资者在大宗商品上下注,正如他们以前所做的那样。抑制煤炭工业产能过剩的官方命令也被证明是矫枉过正,并且引发了供应短缺。政府现在已经转变思路,指示煤矿公司在冬季供暖需求高峰到来之前提升煤炭产量。

无论价格未来走势如何,亚洲五年来的通货紧缩已经给了我们宝贵的教训。这一地区的价格显然紧密关联。大宗商品的价格当然是全球化的,这解释了通货膨胀趋势的某些相似之处,但并不能解释全部。据香港金融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计算,中国生产者价格和大部分亚洲经济体生产者价格之间的相关性非常强,相关系数约为0.7至0.9(1为完全相关)。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Dallas)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亚洲供应链的一体化或许能解释这一紧密的关联:贸易往来较多的国家的通货膨胀率更为接近。

亚洲与不断下降的出厂价之间的持久战也会影响决策者对通货膨胀的看法。人们通常会始终关注消费者价格,尤其因为它们会影响几乎每个人的钱包。但是对于消费者而言,通货紧缩不一定就是坏事。比方说,如果技术革新使得价格降低,这将会促进而非减少繁荣。亚洲开发银行的一项研究考察了近150年来的历次通货紧缩,得出的结论发人深省。尽管在很多情况下,消费者价格通缩并未引发增长减缓,但生产者价格通缩往往确实极大地拖累了投资。给央行官员们的启示很简单:密切关注那些中国钢厂,并希望它们能一直好运。

© 2016 The Economist Newspaper Limited。保留一切权利。
The Economist》授权出版。原文刊载于http://www.economist.com/news/finance-and-economics/21709351-producer-prices-perk-up-asia-steel-trap

注:中英文本如有歧义,概以英文本为准。

您将离开汇丰工商金融网站。

请注意其他网站的政策会和我们网站的条款及细则和隐私政策有所不同。现在会打开一个新的浏览器窗口进入另外一个网站。

您正在离开汇丰商业银行的网站。

请注意,外部网站的政策与我们网站的条款和条件以及隐私政策不同。 将在新浏览器窗口或选项卡中打开下一个网站。